澳门永利网上娱乐

发布时间:2017-06-03 17:41:24       编辑:句文网

齐天乐·蝉

王沂孙

一襟余恨宫魂断,

年年翠阴庭树。

乍咽凉柯,

还移暗叶,

重把离愁深诉。

西窗过雨,

怪瑶佩流空,

玉筝调柱。

镜暗妆残,

为谁娇鬓尚如许?

铜仙铅泪似洗,

叹移盘去远,

难贮零露。

病翼惊秋,

枯形阅世,

消得斜阳几度?

余音更苦,

甚独抱清商,

顿成凄楚。

漫想熏风,

柳丝千万缕。

赏析

此词是咏蝉以寄托家国覆亡之恨的作品。全词运用移情、象征手法,赋予无知的秋蝉以人的悲欢情感,借秋蝉的遭遇隐喻南宋后妃的流落,象征南宋宗室和社稷的沦亡。起笔以“宫魂”点题,谓蝉为妃魂幻化,长恨难销,年年攀树悲鸣,为全章笼罩悲剧氛围。接写蝉鸣寒枝暗叶间,“离愁深诉”,以蝉拟人,借蝉写人。“瑶佩”、“玉筝”刻画雨后蝉声清脆婉转,声声不已。“秋蝉”来日无多,因以美人“妆残”相拟,以“为谁娇鬓”反结,与“怪”字呼应,不胜悯惜。“铜仙铅泪”,既为衰世沧桑象征,又写秋蝉缺露,生活无托。承以“病翼”、“枯形”,足见残年余生,危苦憔悴。再加经受秋寒、阅历世变,情何以堪?故以岁月无几为问。以下写蝉声“更苦”、“凄楚”,悲楚递进一层。收结忽作顿宕,向往畴昔。“漫想”二字,一笔将希望抹去,酸楚至极。全词咏物感怀,亦蝉亦人,物我双关,浑化无痕,寄意隐曲深微,沉郁哀痛。

  • 宋词三百首
  • 姜夔:齐天乐
  • 王沂孙:眉妩·新月
更多相关内容:
分页: 1 2 3